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美股 > 内容详情

继室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44.第四十四章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来源:黔西南新闻网 -[收藏本文]

    谢家老封君的院子离得不算远, 但郭满裙子所限, 也着实走了好一番功夫。引路的婆子心里就在嘀咕,都说四姑爷的新妇身子骨差,如今看来半点不沾假。那婆子悄摸摸地瞄一眼郭满的脸, 觉得比起自家四姑娘还差得远。

    不过主子的事儿也轮不到她们下人去可惜什么, 约莫还是没缘分。心里如是想着, 谢老封君的院落就在前头。那婆子将人送到院门口, 便转身又折回去。

    郭满道了声谢,前头又有一个绿半臂的丫头在候着。

    那丫鬟客气地与郭满见了礼, 笑语盈盈的, 到显得周谢两家毫无龃龉似的。郭满想着周博雅说过的话, 太子希望周谢两家和睦,自然也摆出好脸来应对。

    谢家老封君这院子叫松鹤院,走进去,院里却是十分应景地栽种了许多万年青。

    郭满一边跟随着丫鬟一边打量院落。总觉得这老封君的院落布置得有些冷硬。不见花草, 满目苍翠,仿佛男人的院子。

    等进了正屋见着人, 郭满才若有所觉, 谢家老封君本人意外得一身的冷硬气派。

    面色红润,精神叟烁。满头鹤发,只用一根碧绿的簪子簪着。额头带着一条嵌绿宝石抹额, 耳朵上挂着同色的宝石耳铛。除此之外, 再无坠饰。屋子里的摆设也十分男儿气, 粗狂却不失风味儿的摆设。

    郭满虚虚一打量, 小碎步走上前去与她见礼,说了好些恭贺的话。

    谢老封君果然如周博雅所言,并无为难之意。先是感谢郭满拨冗前来,再者便是泛泛询问了些周家的近况。郭满一一答过,她客气地请郭满上座。接着有一身着鹅黄半臂的丫鬟立即奉茶上来,郭满坐下后,便在一边静静地饮茶。什么时候旁人提及她时便答一句,若没问到,就眼观鼻鼻观心地听着各家夫人们闲话。

    说来这屋子里普遍是方氏那个年纪的夫人,就郭满一个年轻小妇人。她这么不声不响端坐在中间,怎么都显眼。上首谢家老封君忍不住瞥过来几眼,眸光有些晦暗。

    这一比较就看出差别了,她们家思思就坐不住。

    郭满耐着性子听贵妇们聊京城近来发生的一些新鲜事儿。到底见识少了,京中的格局不大了解,她在一旁听了一耳朵的闲散话,心里默默捋半天没都捋出个所以然。不过后来户部尚书夫人刘氏提及了今年的选秀,郭满总算听懂了一些。

    说来此次选秀,内务府递下来的花名册中的秀女,皆是出身正三品以上的官宦家族。与往患有癫痫病3个月,请问要怎么为患者治疗癫痫呢?年大选天差地别。且此次选秀,朝廷格外重视,由皇后娘娘亲自督办。

    有夫人立即就接话了,说是三个月后北国使团进京。

    有些政治嗅觉不敏感的夫人不明白这两者之间的联系,便在问使团进京又如何?总不会为着后头接待北国使团,所以今年选秀才办得如此匆忙。

    然而她这话一说完,屋里就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提及这事儿的户部尚书夫人有些尴尬,抽出帕子压了压嘴角,没接话。

    其他猜中其中缘由的官夫人拿眼瞥着上首谢老夫君。谢家老封君耷拉着眼睑,轻轻吹着茶末饮了一口。顿了顿,她不咸不淡地接了后头的话:“届时,北国十三皇子进京,有意择大召一贵女为妃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屋里嗡嗡的叙话声就没了。

    在座夫人们顿时神色各异。惊喜者、震惊者、惊慌者都有之,默了默,众人又议论纷纷。郭满悄默默一旁听着,蓦地恍然大悟。总算明白娴姐儿那事儿是为何。

    她抬眼盯着谢家老封君瞧,见她不动如山地端坐其上,对耳边的议论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郭满的心里还是觉得古怪。毕竟就算选秀为了择一贵女,那这还没开始呢,怎地才三日就定好了娴姐儿?她心里突然冒出了个不合逻辑的猜测。该不会那什么十三皇子,早看中了娴姐儿才巴巴从北国跑来大召的吧……

    当然这念头不过一闪而逝,想来也绝不可能。娴姐儿可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周家贵女,哪有机会见什么劳什子的北国十三皇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松鹤院这边宾客满座,后院南边一栋小院。一个婆子慌里慌张地穿过小路,一路小跑着进了小院。

    锦瑟一早便被谢思思打发了出来在外头候着,就等着前院打探的婆子过来回话。此时她已经在廊下占了快大半个时辰,总算远远看着那婆子匆匆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来了,人来了!”

    锦瑟也是被她们家姑娘折腾得没办法想,先前去郭家回来受得那顿罚,差点没去掉她半条命。她如今也是学乖了,什么事儿只要顺着她们姑娘就行。莫管什么道理不道理,否则出了事儿,姑娘根本不护着她们。

    “来了?这么慢啊,等得花儿都谢了!”

    谢思思从三日前就在抓心挠肺的,好不容易挨到了今日,一听到动静就瞬间坐起了身,急忙道:“来了就快叫她进来,本姑娘亲自问长治哪家医院看癫痫话!”

    那婆子进来,一口气还没喘匀。

    跪在地上喘好一会,才在谢思思的催促下把话给说连贯了。

    谁知她一番话说完,屋里突然安静了。呼吸清晰可见,静得仿佛一根针掉下来都能听得见,跪在地上的婆子莫名有些怕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说,博雅亲自替那个贱人打伞?还大庭广众之下牵着她?”

    谢思思嗓音含着重重的鼻音,嗡嗡的,可有耳朵的都能察觉她这是又生了气,“莫不是骗我吧?郭家那小贱人又丑又病弱,凭什么呢?何德何能啊?”

    婆子平日里在外院伺候,不是替谢思思办事的,此时有些慌,不明白四姑娘这是何意。她感觉到不对便不太敢接这个话,于是抬眼去看锦瑟琴音。谁知锦瑟琴音两个大丫鬟的头都垂了下来,恨不得将脑袋缩进衣领里去。

    她心里顿时就是一咯噔。嘴翕了翕,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说!”谢思思吸了一口气,喝道,“为何不说话?你骗我是吗!”

    “没!没有!四姑娘您误会了,”这话就说得严重,什么骗不骗的,她一个吓人哪敢用瞎话糊弄主子。婆子连忙又伏下身去,为自己辩解道:“老婆子得了四姑娘吩咐,一早便在外头等着。方才所言皆是亲眼所见,句句属实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你肯定看错了!”

    老婆子简直委屈,她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,怎么可能看错?

    于是抬头还想辩,可刚一张口,就看到琴音对着她这边的一只手正冲着她不住地摆。她立即一愣,转头又去瞧上首脸色铁青的谢思思,忽然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四姑娘这是不愿听?不愿听人家过得好?

    于是连忙又磕了个头,婆子改口道:“也,也有可能是奴婢看错。今儿府上宾客太多,奴婢老眼昏花,看错是十分可能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话一说,谢思思的脸色果然就好了很多。但还是狐疑:“……真看错了?”

    “看错了看错了!”闹得这一场,婆子愣是被吓出这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心里不停地咒骂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,做什么想不开替四姑娘办事,面上却把头磕得砰砰响,“老奴也是方才想起来,今儿门口那女子,穿了正红的衣裳。郭家那贱人再如何会哄人也不过姑爷的继室,继室哪来的胆气穿正红?谁准她这么穿?约莫真是老奴看错……”

 开封治疗癫痫较好的专科医院   这句话说得对,谢思思心里终于舒坦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!妾室穿什么正红,继室在原配跟前就是妾!妾她凭什么?你定是看错了!”脸色好转之后,谢思思放下了腿就要下来,“博雅那个人我最清楚。他虽说温润宽容,却是个十分重规矩的性子。郭六那小贱人便是再会哄人,博雅那块石头也绝不可能容忍她的僭越。”

    “是呢是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博雅心里应当还是有我的……”谢思思趿着绣鞋,有兴致梳妆了,“若不是有我,他今日就不会来。”请帖是她写得呢,博雅应当认得她的字迹!

    锦瑟一看她坐在梳妆台前,心中叹了口气,转头下去吩咐小丫鬟备水。

    “琴音,去把本姑娘那件朱色的直裾拿来,今儿我要穿那个!”正红只有她能穿,她之后,谁都不能越过她去。

    琴音紧着皮,连忙去找。

    婆子跪在那儿心中狠狠松了口气,别说得赏,没罚就是万幸。

    却说前院这边,周博雅一踏入庭院便被谢家下人殷勤地引去了水榭。谢老太爷为人风雅,效仿前人在院落中修建了一池曲水流觞。今日宴请宾客,还在水榭饮茶,开宴之后再挪去水榭旁的曲水池。

    谢国公坐在老太爷下首右手边,一抬头便看见周博雅进来。

    周博雅大大方方行了一礼,谢国公满心复杂,好好的女婿……唉,多说无益。他招了招手,像往日一般示意周博雅来他的右手边坐。水榭里一群同僚在,周博雅便也没拒绝,从容不迫地在他身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且不论谢国公心思如何,在座的看了,心中免不了要夸一句周博雅好心胸。

    都是朝中官员,且又是在外做客。酒色沾不上,自然都在聊朝中近来发生的大事儿。今年乃是大召的多灾之年,荆州水患瘟疫本是天灾,若是救治的得当,本不会引发这么大的骚乱。可就有那胆大妄为之人贪心不足蛇吞象,尽然贪墨了朝廷拨给荆州灾民的赈灾银饷。

    百姓活不下去了,自然就会生出乱子来。

    几日前,荆州传来急报,流民聚到一起被心术不正的匪徒一怂恿,揭竿而起暴/动了。虽说不过一群乌合之众,但委实损了朝廷的威严,陛下的威严。

    帝王一怒,朝中人人自危。

    这群高官长吁短叹,都明嘲暗讽荆州太守是个废物,竟然牵累到他们。却也有几个心中有鬼的闷头喝茶,时不时拿眼睛偷偷观察癫痫病3年了,要怎样治疗才好,请医生指导正在彻查此案的周博雅的神情。

    周公子神色从容,恍若不觉地垂眸吹着茶末,并不参与。

    营缮清吏司的董大人咳了咳,突然道:“这些个贪墨之人当真胆大包天!人命关天的事儿也敢从中捞取私利。瞧瞧荆州百姓,如今过得是什么日子?这些人啊,当真不堪为人。不知少卿大人可曾查到什么线索?”

    周博雅抬起头,袅袅的水汽,将他面孔晕染的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“董大人何来此问?”

    董前程被他噎了下,摸了胡子哈哈一笑:“自然是好奇。少卿大人不常早朝怕是不清楚,陛下近几日雷霆之怒,已经闹了好几场了。太子殿下为着这事儿,连夜下了荆州。我等身为人臣,自然也时时挂念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说完,立即就有人附和:“哎哟,董大人心系百姓。老朽年纪大了,经不住几次雷霆之怒,这天天自危着实难受啊……”

    一人附和,深有同感的便也点了点头:“是啊,太磨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呢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博雅淡淡一笑,不明意味地夸了一句:“董大人消息灵通。”

    董前程摆了摆手,没接这话,于是低下头故作饮茶。

    忽而一人说起了其他事,这话题便又被歪曲了。周博雅淡淡的视线落在董前程身上,落了落便收回来。垂眸看着茶杯里漾出的一圈圈细微的波纹,心里忍不住怀念小媳妇儿的果茶。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,这个茶,太苦了。

    谢国公忍不住又将视线落到周博雅身上,心中忍不住怨怼王氏。若非她将女儿宠坏了,哪会闹成如今的局面。

    又坐了一会儿,吉时便到了。

    有小厮过来询问是否开宴,谢国公看了眼谢老太爷。谢老太爷已经站起身,袖子一甩便招呼在座各位去曲水池子边坐下。

    原本冲着太子来的,有两位朝中一品大员特地拨冗前来。一位户部尚书黎川,一位司徒大人欧岳麓。虽说太子昨夜因荆州之事连夜下荆州,今日未曾前来有些遗憾。两位如期而至,此时自然是上座。周博雅在最后,目光沉沉地落在董前程的背影上。

    正准备起身去安排好的位子去就坐,桌案上突然多了个纸团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